华以刚《棋赛缘》连载3:从中日友谊赛到擂台赛     DATE: 2019-11-28 21:27

中日围棋擂台赛(资料图)

  本文转载自《棋赛缘》华以刚编著,杭州出版社2019年9月,中国棋院杭州分院棋文化全书·围棋全书·围棋丛书。

 07 中日友谊赛

  回忆1960年,中日两国还处于法律上的战役状况,当然还没有建立起畸形的外交关系。发展民间交流是和缓对抗的理智途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陈毅和日本参议员松村谦三奇特倡导的中日围棋交换就于1960年起步了。当时中国的水平很低,完全是受教方,没有半点反抗的意思,所以叫中日围棋友谊赛,货真价实。到1966年因中国文革,赛事中止。牵头赞助友情赛的是日本朝日新闻社跟日本中国友好协会全国本部。1973年友谊赛从新恢复,牵头支援方改为读卖消息社,日中友协依然加入。单年日方来访,双年中方出访。出访代表团的棋手一共8人,包含女棋手。每次运动都安排7场竞赛,所以对局总数是56局。日方的名单无论出访还是迎访,棋手都由职业男、女棋手和业余强豪等三部分组成。中国队出访时,强手绝对集中,而迎访时上场的面相对变宽,所以出访胜率高于来访。中国队的总胜率随着“聂旋风”的呈现而逐年回升。1976年27胜5和24负,中国队首开出访纪录。1978年日方东道主首次在7场中插入了三番棋,这是将中国队视为正式对手的标志。1980年32胜24败。1982年起陈祖德、华以刚等老棋手相继淡出,大量起用了逐渐成熟的60后新人,获得骄人战绩,43胜13败!日本主办方大跌眼镜。于是1983年的来访代表团,棋手名单前所未有:不女棋手和业余强豪了,清一色职业高段。由石田芳夫、小林光一、石井邦生(井山裕太之师)、苑田勇一等4名九段和4名八段所组成。出访前石田团长公开宣布:代表团的目的是总成就40胜以上。象征着每人都得5胜2败以上。对此,中国队对内对外都没有吭声,只是在出场办法上作了转变。原来,始终以来的出场方式,都是下完一场,晚上经过引导层探讨之后,才告知对方第二天的上场名单。这样做的好处是能够让竞技状态好的棋手出场多一些。记得连出访都这么办。这样对日方当然不够礼貌,也不方便。然而日方对此从未吐槽。这一次,中方一揽子交出了所有场次上场名单。最后结果固然是日方31胜25败,日本大胜。但是与石田的至少40胜的目标,差距也是不问可知。1984年访日代表团更加年轻化。东道主强调,当初已经是“日中围碁决战”的时代。切实利用中文就是中日围棋对抗赛。这一叫法在1985年访华时终于正式启用。从中日友谊赛到中日抗衡赛,包括1966到1973年的中断,花了二十四、五年。

  08

  中日围棋擂台赛(一)

  在中国队迅速进步的背景下,中日围棋擂台赛于1984年10月6日在东京隆重开幕了。这里首先从实际主办单位说起。日方是日本棋院机关报“碁週刊”。中方是国家体委所辖的新体育杂志社。而挂名主办单位则是中国围棋协会和日本棋院。后援单位是朝日新闻。援助单位是日本电器集团NEC。此处的“实际”和“挂名”是瞎话实说,从一开端彼此联系的就是这两家。擂台赛的每一局棋都登载于碁週刊,显然是货真价实的主办单位。中方以新体育杂志为主办单位,首先因为郝克强社长主编是位超级围棋铁粉。其次据说郝克强有中心高层亲戚关联。擂台赛胜利举行有赖于老郝的魄力。

  碁週刊作为出版物,当然要考虑提高发行量。中国队在进步,但是程度如何呢?有没有威胁到日本老大的地位呢?那就请看碁週刊主办的刺激性赛事吧。对中方而言,所谓中日交流,迄今为止中日友谊赛的模式充斥大脑,素来没有想到过还能有擂台赛这种办法。而且输赢够恐怖的——对方一个人把咱们全灭——有这个可能性——那怎么办?

  围棋界领导层、技能高层最终的共识是:敌强我弱,事实不容躲避;怯战于事无补;练兵正值良机。

  赛事的经费条件,中方很满意。赢了有400万日元奖金,即使输了,还有100万日元出场费安慰一下。中日两国轮流举办,每一次比赛两场。中日双方的国际旅费均由日方包袱。中方需要支出的仅仅是客队来访接待费和场地费。说起来有点令人难以信任,但这就是真实 未审的历史。

  只有一件麻烦事,就是外事手续和签证周期。国家体委的外事活动,每年年底都要制定明年的外事计划。到明年具体实行时,工作人员看到“盘算内名目”多少个字,那就是通行证,就是如何落实的问题。而1984年下半年的擂台赛双方一拍即合,头年年底前显然没有申报并失掉通过,令外事部门措手不迭。诚然有抵触,无奈压力山大,只能常设加项。还有一个不法令的就是办理签证。一场比赛之前,谁输谁赢基础没法猜想,比赛之后,等待外事部门的往往是签证急件。总体而言擂台赛无疑圆满成功,但外事部门的无名英雄们真是疲惫不堪。特别在此致敬!同理,两国棋院相关局部为顺利搞定日程也是不假思索,辛苦了!大家有没有留心到首届擂台赛之后没有再浮现类似的擂台赛,日程的艰难是不可忽视的背景因素。

  09

  中日围棋擂台赛(二)

  强调一下,擂台赛的全称,中文是NEC杯中日围棋擂台赛。而在日本称为日中超级围碁NEC杯。碁週刊以外,在日本独家报道的是朝日新闻。而中国媒体的潜意识是,擂台赛既然是国度级的重要赛事,当然不能局限于哪一家,而是谁都可以报道,事实上,差不久所有媒体都在争先恐后。这也是中日两国国情不同之处。回想当年主要场次中方代表团出征之前,经常遇到记者采访:“请问日方对这一场比赛有何反应”?——实际上没有任何媒体的任何反应。除了朝日新闻(个别不做前瞻性的分析),谁都不可能吭声,不愿意吭声——可是我不能单刀直入,怕被扣“简单僵直”的帽子,只有委婉地绕着圈子费口舌。

  擂台赛成为聂卫平发现异景的舞台,成为中国队的“钢铁大门”。一人终结了三届,总成绩11连胜。聂卫平战绩的报道,频频涌当初核心电视台新闻联播、公民日报第一版甚至报眼。

  以常人眼光看来,擂台赛于1996年12月27日终止。在总共举办的11届赛事中,中国队7胜4败,取得了宝贵的历史性成功。终结过比赛的中方棋手是:钱宇平(第5届)、曹大元(第9届)、马晓春(第10届)、常昊(第11届)。日方棋手是:羽根泰正(第4届)、加藤正夫(1947—2004)(第6届)、淡路修三(第7届)、依田纪基(第8届)。而NEC认为,从第12届起,只是比赛情势改变为NEC杯中日三番棋决赛。出场赛事的是三部分棋手:双方国内的NEC杯优胜者;日本NEC俊英战跟中国NEC新秀赛;日本女流本因坊战优胜者和中国女子全国赛冠军。取得其中两个三番棋胜利的就是优越方。这一比赛形式可能形容为根本建设工程,功德无限。然而宣传成果显然不如前11届。赛事进行到2001年的第16届为止。另外,从1995年开始,还出台了中国NEC杯围棋赛,将在海内章节中阐述。

  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杭州棋文明”微信民众号,理解更多棋文化资讯!


  下一篇:没有了